大富翁旅游网 > 广东旅游网 > 广东 > 广州 > 广州

广州骑楼 一种不留痕迹的中西结合

写在广州边上

    漫谈广州骑楼

  

    骑楼的概念与特色

    “骑楼”的字面解释是“骑在公共人行道上的楼房”。广州最早的叫法是“有脚骑楼”,后来简称为“骑楼”。它与“挑楼”有区别,“挑楼”就是悬挑在公共人行道上的楼房,是“无脚骑楼”。被骑的公共人行道被称为“骑楼底”。另外有一种悬挑在人行道和马路上的阳台,也有人称之为“骑楼”。我们经常说的骑楼是指由“有脚骑楼”组成的街区,叫“骑楼街区”。

    我国骑楼主要分布在南方城镇。南方的骑楼是适应南方夏长冬短、太阳辐射强、多雨的气候环境,具有遮阳、避雨、防太阳眩光的物理功能。此外,由于它合适的空间尺度,还具有给行人安全感的心理功能。正由于它的物理和心理功能,又使它产生全天候的商业功能,最适合于城镇商业区。

    今后的广州骑楼

    广州需要骑楼,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时代在发展,新骑楼需要新规划、新章程。

    71年前建成的广州爱群大厦就开高层建筑建骑楼的先河。今天,广州高楼大厦林立,互相遮挡,行人遮阳已经不那么重要,但高层建筑不能遮雨,行人还需要骑楼。当然,骑楼在发展,前十年广州下九路的荔湾广场尝试把骑楼形式移进室内。无论将来骑楼如何发展,传统骑楼留给广州市民和外来朋友的记忆都是深刻的。留住广州骑楼,就是留住广州记忆。

    汤国华(广州大学岭南建筑研究所所长、教授)

    地理广州

    骑楼是广州的符号印记

    骑楼对于广州的意义,就像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小洋楼一样,是城市的符号印记。而且,这些符号,现在仍然鲜活地存在于生活中,在西关、东山、越秀这些老城区,骑楼,时时可见。

    这些大多修建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的骑楼,建筑的风格多样,仿哥特式、古罗马卷廊式、仿巴洛克式、中国传统式、南洋式,上个世纪80年代后,还产生了现代式骑楼。风格只是个人喜爱,并不是说修建者就是德国或罗马人,广州骑楼的修建者由归来华侨、在广州的西方人以及广州本地居民构成。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下南洋的华侨所盖,他们带来了异乡的风情与时尚,几十上百年之后,又承载了历史,见证着广州这座城市与亚洲乃至世界各国的交往痕迹。文明路186号的骑楼,可说是南洋骑楼中的一个代表作。

    情怀广州

    南洋骑楼直接影响广州骑楼

    下南洋、闯关东、走西口,这几个词国人都很熟,其中,下南洋说的就是广东人去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南亚、东南亚国家谋生计的事。他们对南洋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均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很多人回乡后,又把南洋文化带了过来,对城市来说,南洋骑楼是其可见的最直接的影响。

    南洋骑楼带来了当时南洋地区独特而有创造性的建筑形式,如在女儿墙上开有一个或多个圆形或其它形状的洞口,为的是预防南洋一带强烈的台风袭击,从建筑的技术处理上减少台风对建筑物的负荷。这种建筑在南洋很多地区都是喜闻乐见的,即便在今天,在新加坡繁华热闹的商业街,仍可以看到和广州极为相似的骑楼。

    放眼录

    骑楼的理念:公共空间与人情味

    骑楼的历史其实很短,不过百年。关于它的起源,一般骑楼建筑的起源一般认为是地中海国家的桥廊建筑与岭南传统建筑结合的结果。因为两者同样有着高温多雨、蒸晒酷热等相近的气候特征。

    广州市建筑学会理事长林兆璋先生表示,广州十三行时代就已有骑楼。广州骑楼的发展在于,它从一个外国房屋桥廊,变成一个公共设计:桥廊打通连在一条长廊,变成街业街———行人可以在走廊行走、遮阳避雨以及购物。广州骑楼受外国影响,但归根结底是结合了本地情况去做的,而且,不留痕迹地把外国的东西跟传统结合起来,最后变成自己的。

    这种建筑既可以遮风挡雨,让顾客倍感舒适,又拥有精致考究的店面,显示出店主与众不同的品位。最为特别的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种融入了西方元素的建筑,让当时的人们眼前一亮,成为时尚,逐渐传播开来,成为广州的符号。骑楼连起来的这条长廊,见证了广州灵活善变的城市精神,也见证了广州近代化进程中与亚洲乃至世界接轨的努力。在上海、武汉等城市,有骑楼的街道甚至被叫为“广东街”。

    林兆璋先生认为,广东人很善于扬长避短,中外结合,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而且是特有的。比如,改革开放初期,香港叫“的士”,北京叫“出租车”,而广州叫“打的”,现在,北京、香港都讲“打的”。它把两方习惯结合一起,创新了,而且还让人觉是很亲切,不觉得是外来的。这一特性反映在建筑骑楼上,则是把桥廊打通,变成了商业街,把私人的地方变成了公共场所。

    一种城市的符号,既代表着一个城市的特性、折射一个城市的性格,但也往往与落后、跟不上潮流联系在一起,从而更多地只作为一种历名印记出现。对骑楼,很多人也这么认为。林兆璋认为,作为一种建筑形式,即便在今天骑楼也是不过时的,它对架构城市的公共空间、营造城市的人情味,仍是一个有效的方法,应该考虑的是,在使用的形式上更加多样。香港汇丰银行大楼就是这方面一个很好的例子。

    公共空间,人情味,这正是很多老广州对曾经的骑楼生活最深的感受。在高楼林立之中,保留乃至拥有更多的公共空间,人与人之间更多些人情味,这也正是我们所期待的。希望骑楼能活在我们的当下,而不仅仅是一个过去。

    寻访之旅

    “186号”养在深闺少人识

    有事没事就爱往西关跑,吸引的东西很多,那碗香喷喷热辣辣的萝卜牛杂,那家冰淇淋做到绝味又不愿开分店的冰室,还有种种闲逛中的惊喜,饱含故事的骑楼,都是其中风景。

    对骑楼,喜欢连成一条长廊的,因为可以在其中自在地走上一段,从这家甜品店到那家服装店,没有日晒,下着雨也不怕。单幢的骑楼即便外墙装饰精美、保存良好,也只会口里说一句———花纹好漂亮之类的,因为它对动态行走中的人来说,并无多大意义。骑楼的魅力也正在于它的连续性。

    这次,要找的骑楼是南洋风格的,文明路比较集中,其中的186号又是南洋骑楼的典型代表之作。很好找,由西往东,恩宁路、长堤路、中山路、北京路,再一转弯,就到了文明路。相比其它街上的骑楼,这里的有一种生动的时代气息,时尚的服装店,前卫的玩具店,传统的老字号小吃,幽雅的咖啡屋,笔墨纸砚……功能齐全,一家挨一家排在上百米的骑楼中。

    在一家一家的临街店铺间,隔两三间就会有一个比店铺门面要小很多的小铁门,商铺的楼上还住着人,有的是业主,大部分是租客,人进出均从小铁门。186号,很好找,那个铁门是整一条街上最新的。通往楼上的楼梯铺着红色瓷砖,很整洁。它的一楼是一家服装店,门牌号看到了,但却不知从何而入。

    186号,南洋骑楼的典型代表建筑,它是谁、什么时候建的,其中有什么故事,这些当然是我们最想知道的。跟下面商铺里的人聊,大部分是警戒的眼神,一句———不方便泄露业主的电话,把人拒之门外。守株待兔3个多小时,仍等不着业主。

    往前走约三十米,是0广东区委员会旧址(文明路194号-200号),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旧址的2、3楼是中国0广东区委员会和青年团广东区委员会办公的地方,现在复原了3楼的0广东区委各部委办公室和2楼的传达室、会客室,其余地方为陈列室。一楼是商铺,卖文具和文房四宝。

    从文德路转到这些商铺的后面:看样子,商铺后面是仓库,并不住人,也没有楼梯通往楼上。

    过到马路对面可以看到,这是一排保存完好的骑楼,墙面的装饰颇为精致与讲究,可以想像修建者经济条件应不错。按广州相关城市书籍记载的资料,1918年起,广州开通了越秀北路、人民路、文明路、大德路等如今仍在使用的城市主干道,因宜商宜住宜行的特点,骑楼在当时开始风靡岭南,大量出现在广州的主要街巷。现在我们看到的文明路上的骑楼大部分仍是那时修建的,已有八十年的历史。

    一家商铺介绍了一些现在文明路骑楼和186号的情况。186号的业主是台湾人,据说房子还是打官司打回来的,业主长年在美国,现住在楼上的是儿子。其他楼上的住户,大部分都是租客,只有少数是业主自己住。有一家还在商铺下贴了一张“有房出租”的纸条,60多平方米,两房,月租1200元。对于南洋骑楼的往事,居住其中的和在其中做生意的,没有人知道更多。

    名家大讲坛

    林兆璋,岭南建筑史上的重量级人物,我们熟知的白天鹅宾馆、白云宾馆等作品,均是他与岭南派建筑大师佘畯南、莫伯治一起合作设计并建筑的。现为广州市建筑学会理事长,华工大岭南建筑研究所总建筑师。

    记者:广州的南洋式骑楼是不是从南洋传过来后才有的?

    林兆璋:我不完全认同广州骑楼是从新加坡、南洋国家来的。广州在十三行时代就已有骑楼。广州的骑楼,或者南洋骑楼,会受到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影响,但它能留下来,并发扬光大,归根结底,是适合了本地的情况。香港、澳门、广州都有完整的骑楼街。广州的骑楼,也不只是南洋华侨盖的,香港、本地人都有。

    记者:都说广州的骑楼是中西结合的产物,在建筑上怎么看这个中西结合?

    林兆璋:广州的骑楼跟希腊传过来的骑楼是不一样的,它不完全是泊来品,它已经本土化了。它从外国的桥廊过渡而来,已变成一个公共设计。它把外国的桥廊打通,变成了商业街,把私人的地方变成了公共场所。

    广州人很擅长把人家的东西变成自己特有的。新东西过来后,一消化,不留痕迹地就把外国的东西跟传统结合得很好。致美斋、陶陶居、莲香茶楼,这些都是很典型的代表,你就看不出它用了西方的东西,觉得它就是广州的。

    记者:广州都有不少骑楼,对它们的保护,你觉得够不够?

    林兆璋: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这个问题。现有的骑楼拆不拆?主要地方,如西关,要保留,保留中利用。然后良好地运作,让它有商业价值。传统的东西利用得好,可以有商业价值又保留传统,像上下九,70年代的时候要拆,后来保留下来了,群众有一个这样的商业步行街,多好!

    记者:骑楼现在更多的是以一种广州的历史符号出现的,购物更多的是在商场、购物中心进行。作为一种建筑形态,这是不是说明骑楼已经落后了?

    林兆璋:不是骑楼落后,而是对它的使用需要一个发展与更新。骑楼的本质是给人方便,给人舒适,这样的设计理念是永远不会过时的。现在新的设计不搞骑楼,不好。骑楼对市民有好处,人在其中,下雨淋不到,太阳晒不着。

    现在,群众的东西不要,反而去搞广场、花园。钱,花了很多,但实际的效果有多少?在一个生活区搞一个广场、一个花园,几棵树,几条长凳,几尊雕像,人在里面休息,是真正舒服放松的吗?下雨,或大太阳的时候怎么办?人们还能在里面休息吗?为什么不加一个桥廊?香港的汇丰银行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给人一个休息的地方,群众可以在那自由休息,很好。这个就是骑楼的发展。

    历史印记

    文德南文德楼,一战后的华侨私宅

    这是座四层楼高的“∩”形大洋楼,如今是七十二家房客租住的大杂院。1925年,21岁的1南下广州,与27岁的1结婚。他们的新房就在文德南路的文德楼,两人长达半个世纪的携手人生路由此开始。

    在周围镶满玻璃幕墙的高楼和新建住宅楼包围中的文德楼真的老了。外墙面虽饰以明快鲜活的黄色,也挡不住80余年风雨留下的印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大批华侨回国新建私宅,文德楼和东山区的那些小洋楼都是那时新建起来的。

    人民中路上的古老骑楼

    翻开一张老广州地图,或许你难以想象,历史上,在广州老城区约15平方公里的范围里,密密麻麻分布着59条骑楼街路段,总长达40多公里。它们大部分是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兴建,以人民路和中山路为坐标轴,北至东风路,西至龙津路,南至同福路,东至东华路。

    在这个规模宏大的骑楼分布图中,有蜚声海内外的上下九路、北京路步行街,还有不少广州人耳熟能详的街道:第十甫路、长堤大马路、六二三路、解放路等等。

    中山路上的老字号

    广州中山四、五、六路一带,是广州最早的商贸区。老一辈广州市民回忆,以前走到中山四路“新以泰”店门口时,一眼望过去,骑楼两旁的幌子密密麻麻,老字号店铺鳞次栉比,一派繁华商都的气象。现在,致美斋、新以泰等老店建筑仍在。

  

上一篇:四会六祖寺介绍
下一篇:广州骑楼的特点

.